平凡而伟大的爸爸

逝者信息

侯培林的照片

  • 姓 名: 侯培林 收藏
  • 生 辰: 公元1945 年 12 月 8 日
  • 忌 辰: 公元2015 年 5 月 22 日
  • 家 乡: 陕西省-咸阳市-武功县

追忆文章

父亲两年祭

作者:联联 时间:2020-03-26

父亲离开两年了。
他走后,五月于我不再是繁花满眼的季节。 

这两年,自清明起,常常喜欢一个人独处。 这样可以任眼泪一滴滴 静静的流下,沿脸颊滚落, 湿了衣襟, 也不用想着去擦,红了眼睛, 也不用想着去掩饰。也有禁不住出声的时候,家里还好 ,有几次在 路上,就只好把车泊在边上,在喧嚣中扶着方向盘抽搐失声。

喧嚣繁花的世界,却再也没了您的身影!怎叫我能忍的住!

这种痛,彻骨钻心,说不出来,喊不出来。像是在你心里最软的地 方的一粒细沙,侵蚀也滋养着你,摆脱不了,不疼却痛的撕心裂肺。

这两年,我使劲让自己很忙,在北京的日子里,也总是让自己累到 回家就想沉沉的睡去。最难过的是周末或是长假的日子,我从一个 球场到另一个球场,家里待的时间总是压到最少。 收拾屋子是我最 不愿的,这是他生活过 10 年的地方,好几次,收拾到一半就停在了 那儿,改去整理照片,或是呆坐下来,回过神时往往泪流满面。

厨房里的豆浆机,已经两年没有再用过了,还有那个他一直用来熬 粥的钢筋锅,缺了手柄好多年,他就是舍不得扔掉。甚至于家里地 板上的柳絮灰尘,都会让我鼻子发酸,眼睛发红。

这两年,每回出差离家,先扫上屋里一眼,反复检查几遍钥匙,确 认,带上门,左拧三圈,推一推。然后拖着行李,沿墙边挪几步,

打开电闸箱,找到总电源开关,“卡塔”一声扳下来。低头,咽回叹 息,转身左拐,下到另一个世界。

家里是空的,冰箱是空的,热水器两年不用,大概也是空的。 那时 的不管不顾,安心随意再也没有了。
我的心也是空的。

母亲不愿与我同住在北京,我是完全能理解的。他们在北京的 13 年, 从儿子出生,辗转几次搬家后,后来 10 年就一直住在这儿。睹物思 人,母亲自然会更多伤心,何况屋里常常会是她一人 。周末对我已 经难过,母亲又如何能排遣这种煎熬。我还是让她住在乡下老家吧。 那里有她的土地和朋友,可以添些乱让时间过的快些。

父亲是那种与世无争无求的人,常常会被人忽略,因为他总是默默 的躲在后边,你主意到的,更多是他的背影。

他走了,我才慢慢体会到了什么是大爱无声。他在时,家里总是一 尘不染,一个屋子一个屋子,他每天必须擦一遍。我晚上不吃饭, 他就在早饭和周末想法设法让我吃好,不惜起早贪黑,也不怕被我 唠叨。

13 年北京生活,愣是把父亲从一个工人,变成了厨师。我一直奔忙, 没有关心过他。来北京前,他一直在工厂里上班翻砂,手上满是茧 子,两年前在 ICU 里,我握着的他依然满是茧子的手,说不出的难 过。这些年也不知他是如何做到的,竟然可以做出几手全家都喜欢 的拿手的菜肴。有几年我们租住的房子极小,厨只有转身的空间,

还没有油烟机,他依然能每天做出几道菜来 。期间的难处和不易, 他从来没有跟我提过,从来没有一句怨言。

隔壁阿姨去年听说父亲走了,竟然在楼道里扶着墙大声的哭起来。 小区的一些老人见到我,总是说,孩子,你爸爸好,你要多吃些饭, 他才高兴。我不知道爸爸这些年做了些什么,跟他们又说了些什么。 也许,这才是真正让我痛的。

我没有能够在他在的时候,跟他一起走走菜市场,陪他砍砍价,听 他跟邻居们聊天。没有在他忘了火车票的时候安慰他,说没关系, 我们再买一张,没有对他多笑笑,没有能带他多去看看北京的周边, 或者哪怕是跟他一起抽根烟,哪怕一根也好!

痛,之所以刻骨铭心,是因为无法弥补! 

他床头的那个小小的阅读灯我一直留着,每次打扫时,也要特意的 擦一擦,打开了试一试,再轻轻的关上!

父亲,您可好! 

您还没有哦!
系统消息
我的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