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吕文远的纪念馆

逝者信息

吕文远的照片

  • 姓 名: 吕文远 收藏
  • 生 辰: 公元1907 年 0 月 0 日
  • 忌 辰: 公元2003 年 10 月 8 日
  • 家 乡: 安徽省

追忆文章

深情怀念我爷爷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吕文远

作者:匿名 时间:2017-04-10


今年的四月四号是我爷爷吕文远诞辰110 周年纪念日,特以此文寄托哀思。

我爷爷吕文远祖籍安徽颖上。1925 年参加革命,同年九月加入共产党。先被党组织派往南京从事工人运动,创办了五卅工人学校并亲自任教,那年他18岁。1926 年秋又被派到广东黃埔军校学习,是第六期学员。1927年因蒋介石叛变革命在广州被捕入狱。1930年出狱后被组织派往广东,在红军十一军工作,先后任团政治部主任和纵队政治委员。1931年奉调上海,由于叛徒出卖而第二次被捕入狱,于1932年经保释出狱。1933年至1934年,在严峻的形势下,任中共河南省工委书记和省委书记,时年26岁。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上海,是中国共产党地下组织最困难的时期,1934年底爷爷临危受命,再次被派往上海,在危机四伏的险恶环境下任中央局代理组织部长,不久又第三次被捕入狱。1936年出狱后因未能接上组织关系,暂回家乡教书。1938年到延安,曾任陕甘宁边区政府民政厅秘书主任。1942年在延安整风运动中丢官罢职 ,重新从一名普通战士做起。其后历任中央军委高参室参议,华北军区政治部敌工部副部长,西南军行政委员会劳动部副部长,中央劳动部副部长。

如上所述,1936年爷爷出狱后因未能接上组织关系而暂回家乡教书,同时坚持传播革命真理,他的姪女和姪子们也都是在爷爷的影响和带动下,与爷爷奶奶一起从安徽老家去延安投奔了革命。值得一提的是在家乡期间,爷爷不期而遇少年时的同学,此人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爷爷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向他宣传革命而曝露了自己的身份。此人解放后因曾经在国民党特务机构供职而被捕入狱。他在供词中写道,当初他虽然知道吕文远是共产党人,但他并没有揭发,而客观上保护了共产党人。就是此人的这一份邀功、自保的供词却让爷爷冤狱突降...…。1965年此冤案虽然得到了平反昭雪,但是爷爷仍然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从中央降职到武汉市教育局仼副局长。在随后的“文化大革命”中再次被揪出来批斗并被关进了牛棚接受改造,1979年得到平反。1980年至1983年当选为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1983年至1986年任湖北省顾问委员会委员、常委,1986年12月离职休养。离休后仼湖北省黄埔同学会会长,2002年经中央组织部批准享受省长级医疗待遇。

爷爷革命生涯跌宕起伏、坎坷曲折,一生中的10年身陷牢狱之灾。三次被捕于国民党的监狱,在牢中爷爷怀着对革命必胜的坚强信念,在敌人面前宁死不屈,临危不惧,大义凜然,一身傲骨,表现了大无畏的英雄气概,为我们后人树立了光辉;其后三次在政治运动中被打倒,蒙冤入狱。在关押受审期间,爷爷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和信仰,忠于事实和真理,坚信历史会给他平反,身处逆境从不气馁,无怨无悔,几经生死考验,表现出了一个革命者的英雄情怀。

我奶奶马青松是一个孤儿,从小被卖到河南一地主家当Y头。奶奶人生轨迹的改变颇具戏剧性,此家地主的女儿因为长期在外读书,接触到新思想,受到五四运动新思潮的洗礼。我奶奶受其影响,在她带动下离开了地主家,与其一起投身于革命的洪流之中。

我奶奶的性格如同她的名字“青松”一样,正直、质朴、坚忍、顽强。

奶奶个子不高,剪着齐耳的短发,衣着朴素,一生都是标准的解放区时期革命老干部的着裝。在国民党监狱中由于遭受到“老虎凳”酷刑,奶奶双腿受伤变形,使原本个子就不高的她显得更矮了,只与爷爷的肩膀平齐。奶奶文化程度不高,仅在延安扫盲运动中达到初小的程度。我爷爷却是典型的知识份子,一生酷爱读书、学习。在我的记忆中,爷爷的办公室里书桌和书架上堆满了各类书籍和文件。他整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把自己关在楼上办公室里工作,只有吃饭和晚上散步时我们才能见到爷爷。与奶奶开朗的性格,犀利的语言、诙谐幽默而俏皮的表达风格截然不同,爷爷性格內向,温和寡语,总是面带微笑。但就是在这温雅的谈吐中,我们能感受到爷爷的烈烈铿锵;在这看似云淡风轻的微笑中却滲透出爷爷的刚毅无比。爷爷外表看似文弱书生,內心却是一团烈火。爷爷不怒自威,令人敬畏。

我爷爷奶奶的结合是真实版的电影巜永不消失的电波》。在大革命时期的白区上海工作时,由最初扮演一对假夫妻作为工作掩护,而最终发展成忠爱一生的革命伴侣。共同的信仰和理想,让这对外表看似截然不同的性格、文化程度存在极大差异而结为夫妻的爷爷奶奶,却是同甘共苦走过了半个多世紀。他们互敬互爱、福禍与共、相濡以沫,始终如一的保持着亲密夫妻和革命战友的关系,经受了白色恐怖、战争环境和政治风浪的严峻考验。历史见证了他们间的坚贞不渝的纯真爱情。

我爷爷奶奶共生育五子女,其中一女很小就夭折。爷爷奶奶一生忙于革命,无暇顾及子女;大伯父吕东桦曾经随奶奶蹲过国民党的监狱,后寄养在老乡家,建国后几经周折才找到。姑姑吕东萍童年饱受流离失所之苦和父母屡遭牢狱之灾的惊吓,神經受到刺激,一直被忧郁症困扰。我父親吕东光出生在延安,从小在延安保育院长大,小学、中学、大学都是在校寄读直到参加工作,都沒有生活在爷爷奶奶身边。叔父吕东辉也出生在延安,同其哥哥姐姐们相比,相对而言他是唯一幸运的呆在父母身边时间较长的一个。

"为人民服务"是爷爷一生的准则,是爷爷至高无上的信仰,也是爷爷对子女的严格家教。他对子女的要求就是要学好真实本领,才有将来为建设国家贡献自己的能力。他从不把子女当作自己的"私有财产",教育子女不为名所累,不为利所役,在他的四个子女中沒有一个是企图走仕途的,沒有一人利用爷爷的关系而谋求高位。他们都是在普通的机构工作,是在极为平常的工作岗位上做黙黙无闻的奉献者。我父亲这辈真正的红二代,他们活得淡泊、淡定、淡然......。

我大伯青少年时就随军东征西战,建国后在江西大学任政治干部至到离休。姑姑北京农大毕业后留校工作,后由于奶奶因病去世致使原有的抑郁症加重而跳河自尽……。我父亲凭借自己的实力,以全5分的优异成绩考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而沒有像有些高干子弟那样,利用父亲的关系,凭借父母的位高权重而包送到各名牌大学,爷爷为此颇感欣慰。父亲毕业后分配到四川偏远山区的一军工厂从事技术工作,文革中受到爷爷的牽连,吃了不少的苦。文革后落实政策,組织上考虑到爷爷奶奶巳高龄多病,身边沒有子女照顾,我父亲才调到武汉。叔父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北京一工厂任厂部医务室医生,他在身患疾病的情況下,仍然忙于为职工的医疗福利上下奔走,最終因错失最佳的治疗期而英年早逝,我爷爷再次遭遇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

爷爷奶奶共有孙子孙女八人,我是最小的一个。或許因为我最小,或許因为我是出生在爷爷奶奶身边,比起其他的堂兄堂姐们,我享受了更多的来自爷爷奶奶的爱。父亲告訴我,我是爷爷抱过的唯一的孙字辈,在我出生后的几个月里,爷爷总是急不可耐地不时称我的体重,特別关注我的健康成长;母亲告訴我,我来到了这个世界,第一个亲吻我的人是奶奶。在我的记忆中奶奶很少唤我的名字,总是亲切地称我为 "小人"。奶奶访亲拜友时总喜欢带上我,住在湖北军区干休所的姑奶奶家是我们常去的地方。记得每次去姑奶奶家,她的家人总是说我长像特別的像奶奶,每当此时奶奶总是捧着我的小脸仔细端详,这时奶奶愉悦的心情从她脸上每道皱纹中溢出,这饱经沧桑的慈爱的面容也从此定格在我的脑海里,成为抹不掉的印记。

爷爷奶奶健在时每年春节,江西的大伯一家,北京的姑姑和叔叔两家都会来武汉看望爷爷奶奶,三代共计十八口人欢聚一堂,其乐融融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记忆犹新;长辈们忙着在院子里杀鸡、杀鹅,小辈们在奶奶的带领下在廚房做着各种小动物形状的馒头,孙字辈们与父辈们在歺桌上挑战吃饺子的个数....。在进歺前爷爷会发表简短的讲话,大意是要求父辈们努力工作,奋发图強、服务人民,孙子辈们须勤奋学习,健康成长,将来报效祖国之类的家训。大年三十的团圆饭后,全家人都到前花园燃放鞭炮,欢声笑语在这幢俄式建筑风格的小楼上空迴转,震盪,整个庭园充满了节日的气氛.....。爷爷奶奶一生忙于革命,全家人一直都是聚少离多,这难得的全家团聚,这短暂的天伦之乐,对年迈的爷爷奶奶是如此的珍贵和美好,他们非常享受这个与子孙们在一起的时刻。

爷爷奶奶对子孙们家教严格,自己率先垂范。

爷爷衣着整洁却极其简单,一生都是中装服着装。记得有次外事活动要求穿西裝,我爷爷还是找父亲借的。奶奶常会因为衣着的缘故而引发一些笑料。例如,奶奶参加市党代会却被安检人员挡在门外,因为很难让人相信如此"土"的老太婆会是入会的代表。奶奶牽着我的手在家门外的林阴道上散步,邻居们常会误以为奶奶是在我家打工几十年的老阿姨......。

奶奶去世后,患有严重?喘和呼吸系统疾病的爷爷的健康每况愈下,后长期住进了武昌东湖梨园疗养院,直到离世。我记得儿时每个周末我都随父母去疗养院看望爷爷,每次当我们离开时,爷爷总是一直送到电梯口,然后再转到房间外的阳台上向我们挥手道別。爷爷总是立在那里久久不愿离去,一直站到我们消失在园区的尽头??。后来爷爷的体力渐感不支,他就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站在阳台上用他那特有的姿势向我们挥手再见。再往后爷爷只能是坐在房间里与我们握手道別了。从爷爷久握不愿松手的举动,从爷爷透过厚厚的镜片流露出的不舍眼神,我体会到爷爷晚年的孤寂和与日俱增的对亲情的眷念。

爷爷是个文人,知识渊博,写得一手蒼劲有力的行书和草书。爷爷特別重视对我们的知识培养,我10周岁时,爷爷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是他亲自签名的一整套科普书籍 "十万个为什么"。后来我随母亲来英国学习,临行前爷爷送给我一万人民币作为学习上的资助和 奖励,此举对一向生活极为简朴的爷爷实属不易和罕见。从中我领略到爷爷的期盼,也体悟着我将踏上的这一条求学之路的艰辛和将要为社会承受的担当。

在英国的学习生活艰苦异常,每年的寒暑假我都要四处打工,尽力掙钱補贴下学期的学费。在牛津大学攻读硕士时,除了每天紧张的学习任务外,我还要抽出可观的时间四方投递简历申请工作,参加各种的面试,为毕业后的生计作准备。在那时间紧张得用 "分" 作计算单位的状况下,我每天中午仍然去学生歺厅打工,我需要自行解決我的吃饭费用。英国政府不给硕士生提供学生贷款,在牛津大学的一切费用我都须自理,那是我经济状况最为窘迫的时期。爷爷严格的家教和家风賦予我无穷的力量,锻炼了我的意志,提升和检验了我自食其力和承受压力的能力。大学毕业后10多年来我一直在金融界---在这个基本上属于男人的圈子里工作、拼博;我先供职于伦敦,现作为高级基金管理经理受僱于瑞士一家基金管理公司。我一直沒有忘记爷爷的教诲,努力学习,勤奋工作,无论身处何处,我都沒有忘记哺育了我的伟大祖国,"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中国心" 的歌曲是我心中永不变的旋律。中国,这个泱泱大国崛起于世界的东方,是我们这些身在海外华人的无限骄傲!

2003年暑假我与母亲回国去武昌梨园疗养院看望爷爷,97岁高龄的爷爷已经陷入昏迷状态数月之久,躺在病床上靠呼吸器维持生命。当我俯在爷爷的耳朵边,告诉爷爷我特地又回国来看望他,我想念和爱他时,我清楚地看到了爷爷双眼角淌下了泪水.....。爷爷没有失去意识,爷爷听懂了我的话,我惊喜万分!我顿时失控的淚流满面......。我特別感谢当时住在武昌的大伯父和大伯母,他们听说了我们的到来,专程来疗养院见我们,让弥弥之中的爷爷又一次感受到了儿孙膝绕的欣慰和满足。当时我很清楚,留给爷爷的日子不多了,但我又不能确定远隔在万里之外的英伦島国的我,是否能在短期内再有机会回国送爷爷最后一程,当时我心如刀绞,尝到了摧心剖肝的伤痛,领略到生死离別的悲苦。当我们向爷爷深深鞠躬道別时,泪水完全遮蒙了双眼。我佇立在园中的林荫道上,回望着爷爷病房外的阳台,我是多么期望再次看到爷爷站在那里向我们挥手的身影。透过泪水的眼帘,我似乎看到了,我确实感觉到我看到了爷爷用他特有的姿势在向我们挥手再见,那可是永远、永远都抹不去的印记呀!

同年的十月,也就在我返回英国三个月后,爷爷走了,享年97岁。没有人通知我们,我最终失去了向爷爷遗体告別的机会。遵照爷爷生前的遗嘱,丧事从简,爷爷的骨灰与存放多年的奶奶的骨灰一起撒在了长江。爷爷两袖清风,人品高雅,一身正气,展现了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的博大胸怀和高风亮节。

现在无论是在北京、上海还是香港开会,我都会特意去武汉,去武昌水菓湖红军村的旧宅地和东湖梨园疗养院,追忆那时刻撞击我心灵的往事,往后我还会携老公和儿子一起来这里与我一起追梦,因为这里凝聚着岁月的坐标和记忆,是我梦牵魂绕的地方。如今虽然位于水菓湖的旧宅已经拆除,东湖梨园疗养院也被改建得面目全非,但是浮现在我眼前的儿时的画面依然是那么的清晰,一桩桩,一件件......。在这里,我仍然能够感觉到爷爷跳动的脉搏,感受到熟悉的爷爷的呼吸。在这里我与爷爷奶奶曾经一起渡过了美好的时光。

爷爷长眠,历史定格。今天我热泪盈眶祭英魂,愿这蕰藏上下五千年文明,见证过曾经的燃烧岁月,记敘和诠释着燃烧岁月红色乐章的涛涛长江水,澎湃长江浪,送去我对爷爷的无限思念。爷爷,我永远爱你!



您还没有哦!
系统消息
我的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