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专题资讯>正文

录音带记录日军曾“杀人祭马”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3-25 18:14:04

分享到: 更多

录音带记录日军曾“杀人祭马”

      遇难者的破草鞋、缺了口的日军啤酒瓶、盛汽油的铁桶、深绿的老式手电筒、红色的埋尸单,还有18盒1984年采访幸存者的录音带……昨天,南京市文物局副局长杨新华、南京工业大学老师韩传寿、市民郭永柱将一批与南京大屠杀史直接相关的文物捐赠给了纪念馆。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介绍,目前馆藏证物有1万余件,到目前为止已有179件被评为国家一级文物,而此次捐赠的这批文物被鉴定为准一级文物。

      “唉,太惨了!1937年11月,日本人的两匹马被流弹炸死了,拉来一些老年人,把马抬到一个院子里,挖坑,用被子垫底,后来就把这几个老年人,绑在板凳上,砍下头来祭马。尸体有找到的,有没找到的……”

      这是1984年的一段录音内容,讲述者早已不在人世,而日军在南京杀人祭马的暴行将永远被铭记。1984年,杨新华采访了一批幸存者和目击者,并作了录音。昨天,这批珍贵的录音带(共18盒,每盒1小时)捐赠给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高来生的儿子跑反回来,亲眼看见的。所有祭马的人下一代都死了!高来生的儿子叫小春,死了快20年了。祭马的地方,房子是郭光贵家的。郭光贵的家现在是雨花钢窗厂。日本人当时就驻扎在郭光贵家。”

      录音带里传来非常苍老的声音,他哽咽着,断断续续回忆着。杨新华说,录音带里的老人名叫张春山,1984年时已经84岁。

      “我记得,两匹马是用被子包起来的。是郭光贵家的房子,老的人没走掉,日本人叫一个姓宋的木匠做牌子,牌子有门头高,一尺多宽,写着马的名字。 做好以后就把姓宋的木匠杀了。有个姓高的,是按在板凳上杀的。马埋以后,头放在坟前,满地都是血。这些情况都是我亲眼看到的。日本人是从双闸过来的,在这 里住了两天。马的牌位做了两个,木匠宋士波做的。这些殉马的人都是从江西来的,大多数没家庭。”

      当年杀人祭马的目击证人是朱学礼、胡新民、朱成福,“采访的这些都是老人,他们现在都已经过世了。”

      杨新华根据录音内容为我们还原了当时的过程:

      1937年12月,日军在棉花堤,对手无寸铁的无辜居民进行了血腥屠杀。

      日军的两匹马,拴在当地居民郭光贵家(现雨花钢窗厂内)的屋角,被流弹打死了,日军硬逼着街上的方斗斗、熊顺尧、邓银苟、高来生等老人,把马抬 进郭光贵家后院,逼他们挖坑葬马。与此同时,他们又从附近居民家中抢来了几床棉被,抓来了木匠宋士波,逼迫宋士波做了两块有门头高,一尺宽的木牌位,用日 文写上什么军马之墓。

      随后,日军用刺刀逼令宋士波、方斗斗等九人,用棉被把马包好,放进已经垫了棉被的土坑里,培上土,插上牌位,像安葬达官贵人一样,做了两个大 坟。善良的宋士波、高来生等老人满以为可以走了。岂料,日本侵略军竟惨无人道地把九位老人的头砍了下来,一字儿排在马的坟前,用以祭马。

      九位老人中,高来生的儿子小春逃难在外,回来后亲眼见到父亲等老一辈的血溅洒在日军军马的坟前,九人的头并排在军马坟前,小春痛不欲生,在另外几个人的帮助下,把身首异处的尸体掩埋了。

点击祈福
已有1087人点烛 
相关资讯 News
暂无关联数据

您还没有哦!
系统消息
我的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