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佛学>正文

科学与佛陀智慧的比较

来源:腾讯  发布时间:2014-04-28 19:17:06

分享到: 更多

科学与佛陀智慧的比较

真正明智的科学家都不排斥佛教,因为对科学与佛法都稍曾涉足的人都会明白,在追求世间的真理方面,科学和佛法有许多相同之处,但在出世间及世间的深层因果这一佛法更加侧重的方面,对科学来说却是一片全新的领域。本文试图通过两者之间的异同,并尽量引用各界知名人士对佛教的评价来阐明这个理念。

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人

近几百年以来,在我们这个世界涌现出了大批的科学家。很多人以为这些科学家的智慧是无与伦比的,从一方面来看,我们也应该这么承认,但从另一方面,这些科学家们的智慧,不要说是与伟大佛陀的智慧相比,就是与追随佛陀的一些佛教徒,比如像麦彭仁波切等高僧大德的智慧也是很难以相比的。不用说这些大成就者们很多在幼时即显现出的一些伟大事业与智慧,也不用提他们在佛法里的造诣与成就,单从麦彭仁波切的著作中有关世间共同的知识学问来看,就可知道他对天文学、医学、工巧明(即技术)以及文学、诗学和哲学等等,各种各样的世间理论学科是如此的精通,并且都有不共同独特的认识和创新,仅只这些,对于一个非常杰出的科学家也是不可思议的。

现在很多科学家的著作还在人间,如果我们研究对比,会知道那些科学家们虽然在某一方面确实有一些比较特殊的发明创造,对人类社会也有一些贡献,但是要他们全面地了解所有万物的实际相状,并进行概念定义及分类的话,那确实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以前人们都以为科学家们的智慧是“无比”的,这倒不是因为他们的智慧无人能比,而是从无有人去比较罢了!确实,以前的很多人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一类事情,更从来没有从事过这方面的研究,所以我现在明确地把这一点道出来,科学家们的智慧与佛教当中古今大成就者们的智慧相比,是根本比不上的,更遑论与伟大佛陀的智慧相比了。希望有智慧的人,以后在这方面多作观察对比,进行全面的调查研究。

佛陀已经完全证悟了万事万物的真理,而世界上著名的科学家们每当遇到老死病等内心痛苦时,与其他普通人无有任何差异。他们虽然有敏锐的观察力和比较深刻的智慧,并在毕生之中对某种物质现象作过详细的研究,但他们所了知的也仅仅是全部科学的一部分而已,如精通物理化学的,并不通达政治医学等,不要说是通达一切的学问,就连只是近几百年来人类所积累的自然科学方面的知识,全部通达无碍的人可以说在当今的科学家中一个也找不到。而佛陀呢,对无论什么学问都通达无碍,若不相信,请翻开一百多函的《大藏经》,那时你必会产生不同的感想。

是故人们称佛是大彻大悟者,也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人。若不信佛教的人,也许不愿意承认这句话,但请诸君认真想一想,在追随信仰佛陀教法的人们当中,于古代有多少的帝王将相达官贵人,又有多少数不清的圣贤以及各种各样的仁人智士高人雅士,可以说涵盖社会的各个阶层,如著名学者梁启超所说:“有放万丈光焰于历史上者焉,则佛教是也。六朝至唐数百年中,志行高洁、学识渊博之士,悉相率入于佛教之范围。”

一直到如今也同样如此,有饱学深思精通各种知识的博士、教授和专家学者、科学家们,也有多才多艺的艺术家们,以及许许多多的政治家、政府要员、企业家们等等,这些信仰佛陀的人们,并没有以自己杰出的才华来否认佛陀的伟大和佛陀的教诲,如是您为什么继续那样固执傲慢不屑一顾呢?我诚劝您看看浩瀚如海的佛经内容,等到您把这些佛经论典基本内容都了解之后,再来看看是否能比得上伟大佛陀的百千万分之一?

《世界知识分子看佛教》的介绍文中引用一位欧洲作家的话说:“这是一个能够让我们信心十足地去遵循的教法。在这个有着各种宗教、宗教狂热和各种信条的人世间,哪里还能再找到一位如此卓越的老师呢?在这个群星荟萃的世界里,他是最大的一颗巨星。难怪科学家、哲学家和文学家们会如此一致地公认他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人’。”印度总统——伟大的政治家尼赫鲁也说:“佛比起所有的学说和教条显得更加伟大,千百年来,他的启示一直震撼着人类。”

接下来,我们从佛经对世界和宇宙的描述,具体思维2500年前佛陀的智慧体现。

佛经中描述的世界、地球与四洲

佛经中所记载的一个小世界,其中心的须弥山如柱独立,高八万四千由旬,日月绕须弥山而行,山外更有七层山、七香水海次第相间围绕须弥,如七重城墙及其护城河堑次第围绕。第七山外,更有大咸水海弥漫四方,四方咸海中各有一大洲,即为东胜身洲、南赡部洲、西牛货洲、北俱卢洲,每洲旁各有二中洲等,大咸海外四周有铁围山环绕如外城。如是为一小世界,我们所居住地即南赡部洲。而现代科学家们所发现的地球是圆球形的,有月亮绕着它运转,并且地球同其它几大行星又环绕着太阳运转,这些便组成了一个太阳系。

对此有些人认为很矛盾,但凡是在抉择问题时,观点的不同并不等同于观点的相违。因为在科学内部,科学家们在研究同一问题时也会有许多不同说法。比如在近代,针对黑体辐射以及光电效应等实验,普朗克提出了能量子假说,认为能量分布是孤立间断的,但这在当时并不被科学家们所接受。因为这种假说与传统理论相对冲突,传统的麦克斯韦理论认为能量必须连续分布,只是到量子力学的基础理论建立以后,把能量子、爱因斯坦提出的光子概念以及德布罗意的波粒二相性都成功地加以解释,这时候科学家们才开始慢慢认为这种新理论是正确的。同样,佛教内部对宇宙或世界的性质描述方面也有不同的说法,比如《时轮金刚》和《俱舍论》的说法不同,显宗与密宗、大乘与小乘等也有很多不相同的观点,有的说须弥山为椭圆形,有说为四面体的,对于南赡部洲,有说为三角形,有说为圆形,又有说为是只有上下各面的等等。在佛经中也可以找到像将来“地轮飞天”(即地球飞动于空中)等与现代说法相同的哲理。

虽然对于我们所居住的地球,有一些佛教的说法与现代科学的说法不太相同,但它同样可以解释诸如日蚀、月蚀、地动、潮汐、寒暑、昼夜等等这些现象。同样关于须弥山四周上下是怎样一种情形,日月怎样绕须弥等等,在佛经论典中都有简略或定量的描述。这些并不是凭空想象出来的,在佛经里如《起世经》、《楼炭经》、《长阿含经》、《起世因本经》、《大宝积经》、《正法念处经》、《华严经》、《顺正理论》、《阿毗昙论》、《俱舍论》等经书里都有详细的解释说明。现在藏地通行的日历,就是按《时轮金刚续》排定,《时轮金刚续》不借助任何科学仪器,但令当今掌握先进科技的天文学家大为惊诧的是,在计算日食、月食等天文现象方面时轮历不差一秒,这即是佛教已包含先进科学因素的一大佐证。

科学对于世界或者宇宙中的万事万物都执著为实有,虽然现代科学研究得很深刻,体系更加庞大,理论也越来越抽象飘渺,但它总执著万事万物都有一个不可变动的本体实性存在。因此对于我们的生存环境——地球来说,科学同样希望只有一个实际标准来描述它,若还有其它的说法,科学家就觉得不可理解。但在佛经中,不认为万事万物有一个本质性的固定体存在,故允许有各不相同的现象共存。因为众生的业感不同,故所见到的外境也当然千差万别,比如对于人们共同看到的一碗水,对于地狱有情来说,由于业感的显现,所看到的就是滚烫的铁汁,而对于饿鬼来说则是污秽的脓血,对于天界有情来说则是琼浆玉液般的甘露。还有对于一件衣服,一人觉得好看,而另一人觉得难看,若衣服上存在着绝对的好或不好,那么就不应当生有二种不同识觉等等。根据《俱舍论》的一个大疏讲义论述,世界的大小及形状不必就是固定的,因众生种种业力不同而可显现各种各样的形象和特征。比如在佛教中《俱舍论》所描述的世界与《时轮金刚》里描写的世界情况就不甚相同,属于《俱舍论》根基的众生不一定就能看见《时轮金刚》所描写的世界。同样,佛经里面提到的须弥山等有些众生也不一定能看到,但也有很多高僧大德如无垢光尊者就曾亲眼见到过。

对于佛经中所说的佛土世界以及现在科学家们所发现的宇宙世界,也有不少科学家以及佛学家作过一些比较研究。比如佛经中常提到的三千大千世界,实际上包含有10亿个小世界(由一千个小世界组成一个小千世界,由一千个小千世界组成一个中千世界,再由一千个中千世界组成一个大千世界。这样由小千、至中千、再到大千便成一个三千大千世界,正好含有10亿个小世界),也就是相当于10亿个太阳系这样的系统,以此人们自然就会联想到佛经中所指出的一个佛所化度的国土,实际上就是一条乃至无数个银河系那样大的范围。又有一些人研究认为,我们现在所处的地球就是南赡部洲,也有一些人认为四大部洲都是在我们地球上,有人认为须弥山是地球上某一个地方,也有人认为须弥山是银河系的中心等等。在这些研究中,人们想从佛经与科学这二者不同背景的语言描述中,找到对宇宙共同相一致的说法和理论,但我认为这二者毕竟是二种不同的文化体系,虽然会有一些共同的发现,但肯定也会有很多不共同的地方。但不管怎样,无论您是从佛经的角度还是从科学的角度,我认为大家必须要站在一个公正的立场上。现在关于地球这方面的事情,科学家也正在探索,正在寻求,也曾有一些科学家得出了一些结论。同样在释迦牟尼佛的佛经中,也有关于我们所依存的器世界方面许多殊胜的见解和描述,其中有些宇宙的奥妙,与科学方面的秘密,我们还在不断继续地研究探索,另外在佛教里比较甚深的方面我们也应该学习。我们现在只有凭自己的智慧继续研究学习,不能以为我在某方面稍微懂一点,而对于对方的观点又还没有真实的了解,就很轻率地去破斥对方的观点。实际上在佛经当中对于器世界宇宙的看法也有各种各样,比如有胜义谛和世俗谛的,大乘和小乘的,在不同业力的众生面前也显现有各种多样的,而佛陀可以将不同众生面前所显现的种种外境形象进行如理如实描述。


佛说微尘数佛刹世界与宇宙

须弥山、日、月、四大部洲、诸欲天及梵天世界为一个小世界,至于更大的是千个小世界构成一个小千世界,千个小千世界构成一个中千世界,千个中千世界构成一个大千世界,大千世界也称之为三千大千世界。如是一个佛所化度的国土范围,最小者为一个三千大千世界或二个、三个,乃至以恒河沙数个三千大千世界为一国土,各各国土或大或小,或净或秽,或圆或方,或侧或仰……,种种形量无有一定,一一国土各有一佛为现在教主,比如我们所在的世界称娑婆世界,释迦牟尼佛为此娑婆世界的教主。娑婆世界周围又有微尘数这样的世界存在,如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就是这微尘数世界中的一个……。佛陀在《华严经》中还指出,在我们这个无边的世界中有世界名为“普照十方世界种”,上持二十重华藏世界,即有二十层结构,其中第十三层共包括十三个佛刹微尘数的世界在内,娑婆世界以及西方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皆是这第十三层之中的一尘而已。如是在“普照十方世界种”周围还有“无垢世界种”、“因陀种”、“法界种”、“广大种”、“善建种”、“恒出种”等等无边无际的世界种,一一种上,各有二十重华藏世界次第安立,这么许多的世界,佛陀都能叫出名字来,实在不可思议。

而在科学上,自从哥白尼的“日心说”被接受以后,大约有几百年之久,人们都认为太阳系是宇宙的中心,后来发现银河系以后,又认为所有的恒星、行星和星云及太阳系中的一切天体都属于独一无二的银河系,在我们的银河系(也叫本银河系)以外就再没有别的天体了。直到18世纪,英国有一位天文学家赫歇尔,不仅观测到本银河系的形状,还发现星云的存在,因此他预言在本银河系外可能还有别的银河系。1900年,英国天文学家伊斯敦指出,银河系是一个回旋不已的星云系统,我们所在的太阳系位于其中一隅。

1918年,美国天文学家哈勃使用精密的望远镜深入研究遥远的天体,他证实了赫歇尔所看到的星云的确是遥远的外银河系。实际上每一个河外星云,就是一条银河系,目前已证实有近10亿个外银河系存在,这些星云有的像旋涡,有的像棒槌,有的呈现不规则形状,每条银河系都包含有上亿乃至数亿亿颗像太阳一样的恒星。1924年,美国天文学家赫伯尔发现,宇宙在不停地扩展散开,除了我们最邻近的星云漩系外,一切星云漩系都不停地飞离我们,世人此时才开始注意到宇宙的辽阔无边。1983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天文学家阿伦·古斯,发表“大泡泡学说”,认为我们现在的宇宙是由虚无形成,源于几百亿年前的一次“大爆炸”,这就是迄今为止科学上最先进的宇宙学观点,似乎已有点相似于佛陀所描述的宇宙是从“成、住、坏、空”再到“成、住、坏、空”的不停流转的变化过程。

佛教度化的众生不是仅限于一个国家或地球上的有情,而是整个三界轮回中沉溺的无边无际众生。就如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谭嗣同(1865—1898)所说:“佛教能治无数无边不可说之微尘世界,尽虚空界,何况此区区之一地球。”《普贤行愿品》中说:“乃至虚空世界尽,众生及业烦恼尽,如是一切无尽时,我愿究竟恒无尽。”而现在科学家要洞察宇宙的奥秘仍有困难,很聪明的人对自己的前世、后一世也是茫无所知,而且科学家们倾尽一生心血研究物质,在佛弟子看来,仍是虚度人身,远远没有发挥人生原有的潜力。佛教经论中对现代科学的理论都有所描述,但佛陀并不想从此处去作更多的发展和更加详细具体的阐释,因为这些只不过是枝节问题,并无多大价值的原因。

在科学界中,大凡对佛教有所认识的人,都惊叹于佛法理论的高深缜密,以及立足点的不同凡响。现在有些佛学理论已渐渐深入人心,有些深邃的理论正在被人们理解、接受,可以想见,在看到了佛法本身所焕发出的巨大魅力后,将会有更多的科学工作者投身到学习佛法的潮流中。在学习了精深的佛学理论后,科学家们更可以高瞻远瞩,对具体的研究工作产生切实而深远的指导意义,而不涉足佛法,将会对他们研究工作失去极好的帮助与促进机会。所以中国近代著名的政治家和伟大的思想家、三民主义的开创者孙中山先生也认为:“佛教乃救世之仁,佛教是哲学之母,研究佛学可佐科学之偏。”这对其余的人们也应有极大的启发,即尊重实践,尊重真理,抛弃偏见,来重新认识佛教。

相关资讯 News

您还没有哦!
系统消息
我的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