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城市新闻>正文

文献电视片《南京大屠杀档案》

来源:中央档案馆  发布时间:2014-12-09 13:43:38

分享到: 更多

文献电视片《南京大屠杀档案》

中国档案馆视频地址:http://saac.gov.cn/zt/2014-12/05/content_76262.htm

“侵略是人类最大的罪行”。这是 1948年11月4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书的开篇词。

    这一罪行,被1937年12月攻陷中国首都南京的日本军队演绎到了极致!

    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11月,日军沿沪宁线进攻当时的中国首都南京,12月13日南京沦陷。日军进城后,立即开始了对和平居民及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连续 6星期的惨绝人寰的大屠杀等暴行。数十万南京市民、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遭到屠杀、活埋,2万余妇女惨遭强奸、轮奸,三分之一以上建筑被焚毁。

    这场违背人类正义与良知的大屠杀暴行,其规模与性质堪比纳粹德国制造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大屠杀,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最为严重的反人类罪行之一,是对世界和平与巴黎公约的公然践踏。

    这些反映南京大屠杀的档案包括当时南京市民记录下的日军暴行;作为加害者的日本军人自己拍摄的照片、自供与回忆;外籍第三方人士记述的日军罪行;战后中国政府对南京大屠杀暴行的调查,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中国南京军事法庭的审判记录。它们都为我们牢记这段历史,留下了如山的铁证。

    (影像片段:罗瑾于1995年接受采访)

    罗瑾:基本上是在1938年的1月份,我记得那个时候还没有过春节,日本人还正在(南京)烧、杀。那么有一个日本军官,是一个少尉,他拿着两卷日本的樱花牌胶卷,来(冲)洗。洗的时候,头一次我发现三张(照片)。

    记者:哪三张呢?

    罗瑾:三张就是砍头的。

    这是一本日本军官拍摄的记录其屠杀暴行的照片集。

    在1937年最寒冷的日子里,罗瑾,南京一间照相馆的学徒,收下了一名日军军官送来的胶卷。洗印时,赫然发现全是其对中国人进行大屠杀暴行的照片。出于对侵略者的愤恨,他冒着生命危险,将其中16张单独洗印成册,秘藏在寺庙内,后转由其同学吴旋保管。日本投降后,吴旋将这本日军南京屠城的血证转交给南京军事法庭,成为南京大屠杀案的系列证据的第一号。

    这本唯一由中国人自己记录的南京大屠杀日记,堪称“中国的《安妮日记》”。

    日记的记录者程瑞芳女士,是南京金陵女子大学国际安全区的管理委员会成员。这位笃信基督的善良妇女,其日记从1937年11月安全区成立记录到1938年3月结束。这份日记详细而真切地记录了自己看到和听到的大屠杀期间日军烧杀抢掠、强奸轮奸的暴行,以及自己在同胞遭受残害时的心路历程。

    1947年,程瑞芳女士还有证词提供远东军事法庭,证实南京大屠杀期间日军的暴行。

    这是美国牧师约翰?马吉当年即时拍摄的、记录南京大屠杀的电影胶片及他所使用的摄影机。

    马吉当时就在南京,他亲眼目睹了日军的暴行,冒着生命危险拍摄了南京大屠杀记录影片,并设法躲过日军的检查,带往上海,经过拷贝后分别带到美国、英国、德国。

    胶片中的近百个画面已被翻拍成照片,其中有10幅刊登在1938年5月出版的美国《生活》杂志上。

    2002年10月,马吉先生的儿子大卫?马吉,将其父亲拍摄的南京大屠杀电影胶片及摄影机,捐赠给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影像片段:约翰?马吉在远东军事法庭上作证)

    南京大屠杀是战时中国遭受苦难的一个缩影,《纽约时报》评论道:“南京暴行之后,人们对日军随后的任何暴行不再感到惊讶。”

    日本投降后,日军在南京的大屠杀作为二战期间重大案件,受到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中国审判战犯军事法庭的审判,审判中形成了大量日军暴行调查与审判记录。

    今天,南京大屠杀档案集中收藏在中国的中央档案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辽宁省档案馆、吉林省档案馆、上海市档案馆、南京市档案馆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它成为非常珍贵的世界记忆和人类共同文化遗产。对于揭露日军反人类、反人道的大屠杀暴行,制止并永久反对灭绝人性的残暴行径,具有重要的价值。利用这些档案,可以让人们痛恨残杀,反对战争,使像南京大屠杀这样的人类悲剧不再重演,使和平在人间常驻!


点击祈福
已有1066人点烛 
相关资讯 News
暂无关联数据

您还没有哦!
系统消息
我的收藏